咨询热线:400-066-2698
    豪克能帮助中国企业制造世界一流产品!

环保对金属加工行业的影响

随着我国环保治污事业的进一步深入推进,很多行业领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影响。其中金属加工行业受到不小的冲击,近两年来很多污染工厂早到整改或关闭。在严格遵守环保法,预防排污之外,金属加工行业应该积极寻求新的发展方向。

    上周 ,“萨尔瓦多全面禁止金属矿开采”也算得上行业的一项大新闻。无论地面还是地下,萨尔瓦多禁止所有关于金属的勘探、提炼和加工,以扭转环境退化。尽人皆知,萨尔瓦多的金属矿还是相对稀有的金矿。作为全球首例, 一时间‘水比黄金还珍贵’的报道充斥着各大新闻。相比马来西亚一延再拖延的铝土矿开采禁令,萨尔瓦多环保部长的果断很值得敬佩。环保先行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个非常新的理念。从最近一连串的环保措施和战略来看,今年是我国环境保护意义非凡的一年。虽然我国仍属发展中国家,但是在治理环境的决心并不输发达国家。对于我国金属行业来说,这也许是个对未来的开采以及金属加工进行新的探索和思考契机。

    萨尔瓦多是个国土面积两万多平方公里、人均生产总值约4267美元的小国,矿产业对其经济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在环境与经济之间,萨尔瓦多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环境保护。据报导,萨尔瓦多地表90% 以上的水源遭受有毒化学物质、重金属和废物污染。

    采矿业和金属加工等重工业对环境的影响和破坏是巨大的,这一点是举世公认的。比如,金属矿的开采过程有可能让开采地的土地变成贫瘠的荒地,通过表层开采,那些大量被翻搅挖掘出来的土地将很难进行种植。再比如,当铝土矿被加工成氧化铝时,过程中会同时产生有毒的赤泥,造成水源及空气污染,而且难以处理。

    现在,即使是资金、技术和劳动力都无竞争优势的小国萨尔瓦多,也体会到靠资源吃饭之苦,体会到环保比盲目极速发展经济更为重要。我们知道,在经济和生活方面,建筑、交运和包装等方面对金属业的需求是很大的。我国国情不允许全面禁止金属采矿。但是为了良好的空气质量和国民的生活健康,金属行业绝对可以考虑金属加工的新理念,进一步发展更有竞争力的金属加工技术,并利用好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资源,充分发挥资金规模和技术优势,在世界范围内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目前,伴随国内资源紧缺日益凸显,从国外进口矿产资源成为部分企业的选择方式,但是,国外进口矿石质量参差不齐,短重、环保等问题时有发生。在国内设厂再加工,经常是污染了周围环境和影响当地居民的健康权益。绿色生产和妥善排污是一定要有的基础,但是再怎样小心都不可完全避免对环境的影响。尤其从我国的情况来看,采矿造成的有些污染和环境危害几乎是不可逆的;这时候寻求新的突破就显得非常必要了。

    在开采地进行加工 集中助力下游发展

    以铝产业为例,新理念之一是考虑将进口的铝土矿在原产地(几内亚、巴西、印度、所罗门群岛等)加工成氧化铝再运回中国进行后面部分的加工(之后电解铝等)。这是因为,一方面,质量参差不齐的进口铝土矿在制作氧化铝时更容易产生各种污染排放物,对环境造成的污染比后续加工要严重的多。在当地进行绿色生产则可避免不必要的二次环境污染;另一方面,在国外进行原矿产的初步加工,特别是在第三世界国家进行加工,会降低生产成本(根据安心证劵研究中心,氧化铝展电解铝现金成本结构的40%);只需要运回氧化铝而不是铝土矿也会降低运输成本;再者,经过初级加工之后,在材料的质量检验和法律维权方面也能更好地保护产业自身的利益。

    或许有业内人士会批评说,上述新理念太过于理想化,忽略了很多实际操作的困难因素。比如:氧化铝厂的外迁会让许多省市减少了一笔可观的税收,从而导致企业的优惠政策减少。首先,仔细算下来, 地方或国家需要再次投入到修护被污染的环境的资金和少收的税收相比,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其次,铝产业真正的行业利润在于下游电解铝以及后续加工。只要稳定了境外生产氧化铝的质量和价格,该企业就会继续在行业内做大做强。到时候贡献给地方的税收甚至会超过现在,而且不会背负着牺牲环境的代价。再者,随着我国经济的发过渡到新常态,产业结构的转型势在必行。只不过,目前主动地采取行动,优先一步改革,探索新机会将会比之后被动地接受,短时间无法适应而面临淘汰更加明智。眼光需要放的长远一些,转型前期所经历的‘停滞’是暂时性的,一旦这种可持续性产业模式形成,便会起到优胜略汰的作用,利好产业良性发展。

    想这样,在几内亚、印度、所罗门群岛等地进行铝土矿的开采和初步加工,或在菲律宾和新喀里多尼亚等国进行镍矿的开采和初步加等,其他金属产业逐一类推。 通过在国外进行金属采矿和初步加工、逐步减少本土金属采矿,把供应链的第一步放到国外去,既能推进产业技术转型,又能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号召,投资和促进周边国家贸易往来。铝产业的从业者也会因架构转型,接受相应的培训,转而成为下游技术产业链人员。我国的金属产业发展就不再是单纯地利用低廉的劳动力和生产成本,而是依托高效地绿色生产技术。

    摒弃盲目和过渡地扩张 一体化产业链不是唯一

    最近几年盛行的一体化垂直产业模式是时候需求突破了,一昧的推崇垂直型产业链固然会为企业降低成本,但是也会逐渐造成市场垄断的局面。市场的确需要一个更加整合的生产链,但是这不代表从上到下都需要由同一企业来完成。已经形成垂直型产业链的大企业们,应该善加利用资源,通过发展技术而节约成本,利用环保来开拓新思路。阿拉丁统计截止2月底氧化铝的运行产能7158万吨,建成产能7636万吨,即不合规产能为2846万吨,占建成产能的37.27%。这又再一次的证明盲目扩张只会更加地浪费资源。我国铝市场几近饱和,此时在强行扩大发展垂直产业链是不理智的。正所谓“闻到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相对小型的企业,要找准自身的优势,扬长避短。我国不同金属产业的发展历史和问题大致相同。本文的建议不只适用于铝或镍产业,而是透过一个小点,来阐述整个大产业的环保转型发展空间。

    我国同主要金属矿产国之间的国家关系良好,目前我们在资金规模和技术竞争力方面有自己的优势,要考虑好如何利用和发挥这些优势,做好产业链的优化,互惠互利。通过进一步拓展和加强产业合作,也可以加强与合作国的政府、企业与当地人民的联系,有助于利用好和推行好“一带一路”等国家政策。在提高自己收益,做好我国环境保护的同时,配合政府做好相关工作。这是一条可行可取之路,是我国金属行业倚靠环保转型,稳定蓬勃发展的良机;同时也是我国与毗邻国家携手前行,实现互利共赢的长远目标。

上一篇:金属表面抛光的注意事项     下一篇:没有了